当火车深夜抵挡北京火车站,没有老毛的接站,地铁也关闭了,只能拖着行李打出租车。

然而深夜一点的出租车调度中心,偶尔才有一辆车过来,相对排成长龙的旅客,简直是杯水车薪。

站在初秋北京西站南广场,裹紧的外套在寒气逼人的夜晚没有丝毫抵抗力,冻的人瑟瑟发抖。

正在犹豫是否排队时,一位黑车司机家属过来搭讪,问了去家所在的四环外的价格,比正常价格贵了一倍不止。

听到价格,我内心是拒绝的。

但脑海中想起三年前和媳妇拍完结婚照后回家,也是觉得黑车司机价格贵的离谱,选择的到外面打车,结果两人在北京东五环的深夜里来回走动打不到车的情形。

看了眼被毛毯裹着正躺在媳妇怀里酣睡的女儿,内心随即便妥协了,贵就贵点吧。

原以为选择了坐黑车,就可以快点到家,没想的是,光是等黑车就等了二十度分钟。更让人没有脾气的是,黑车司机按照远近程度依次将不同的乘客送回家后,最后才送的我们。等我们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下火车后的两个小时。

因为风寒侵入身体,接下来的一周就是痛苦的感冒过程。

今天上班想到这个事情,略有所感,所谓的幸福就是在你是个屌丝的时候,有人深夜来给你接站,来晚了还会被你叨叨,然后你并没有觉得来接站有什么了不起。

标签: none

相关文章推荐

添加新评论,含*的栏目为必填